咕城谧

我哥@咕青州。

诸位新年快乐!这个春节我在防疫战线上过QAQ,粮还没顾得上吃,信息也来不及回,但一直爱护法爱你们。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!出门戴口罩!

5 9

【己亥!申初二刻】《斫青霜》

      【黑虎崖】

  风雪愈紧,沉重的夜色和雨势将一点擎起的烛火压得摇摇欲坠。

  雪糁夹杂着冷雨呼啸砸在脸上,除了正殿檐下,其余各处值守的黑衣人都拢了袖子聚在屋子里烤火。跳跳合拢起雨伞踏进来的时候,两个值夜的小兵也快到了换防之时,搓着手跟他打招呼:“护法可算是来了,教主已经等多时了。”

  “诸位兄弟辛苦,”青衣金衫的魔教护法笑意盈盈,在檐下甩了甩衣摆上的水,不经意地说着闲话,“怎的不见狂刀怒剑两位?”

  “许是到了哪里吃酒去了吧。”护法是教中出名的性子好,小兵也就随口答了一句,随即也反应过来自己失言,赔笑,“许是,...

6 116

年年岁岁——给护法的19个生辰礼物

【一愿世清平,二愿身长健,三愿岁岁年年,与君常相见。】

遇见他得太晚,开场便背负了十年的血和债,所以想尽可能地在金冠青衫后,寻一个少年走来蹒跚的影;记住他每一刻的喜乐,补足他的19个生辰。

18年来重要的时刻都愿陪在你身边。跳跳,生日快乐!


郑重感谢参与的太太们,年底之前,《年年岁岁——给护法的19个生辰礼物》将以纪念册的形式,作为护法的回礼,予每位太太收藏纪念。少量余本以无料形式赠送给同样喜欢跳跳的小伙伴们,又是新的一岁了,继续爱护法呀。


零岁生辰:天地无恙——饭  


壹岁生辰:愚人俗愿——半隻妖喵   


贰岁...

8 140

【护法生辰·贰岁】予剑

  贰岁生辰:予剑——成谧

  

  秋水砭寒,空林冷寂。所行已经离魔教窝巢远了,晚间不闻金鼓柝声,夜栖的枭鸟被枝上寒颤颤的明月惊动,扑翅而起,发出凄厉的哀鸣。

  跳跳身形一动,青衣振过,瑟瑟枯枝咯的在梢头折断了。他跃下树来,在风中驻足听了一会儿夹杂的细细鸣蛩,间或还有细细的吸气声,很轻,却是冷夜里仅有的呵暖。

  魔教护法站在冷月下,唇角无奈地带上苦笑,低语:“公主,夜里冷。”

  火红的披风旋下,小鹿在半空折身,极俊俏的轻功身手,顿足俏生生地站在他面前:“唉呀,我跟了你一路,你倒是现在才发觉,害我吹着风听了半夜黑鸟叫。你说该不该罚。”

  说是跟随,实际上从小鹿听得魔教动兵的...

3 61

跳跳中心:《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》5

“是跳跳……”如许念头在他心中转过,他一时竟不知道是懊恼还是激愤——早在七剑合璧之后已然割袍绝义,那个人,青光剑主,他现在是自甘堕落的邪魔啊!

大奔的伤势被人简单处理过,虹猫咬了牙,带着他一路赶回神医的医馆去。


天暗而闷,沉沉压抑着乌云,一声雷响,大雨瓢泼而下。


金铁石岩撞击沉重的“嘭”响,一柄重剑被掷在了跳跳脚下。


“教主可认得这是何剑?”


跳跳在座上闭眼假寐,此刻霍然睁开眼睛,见到来人,他吃了一惊,琉璃色的眸中转过一丝迷茫,稍纵即逝,又恢复了那副仿似将什么都玩弄于股掌间,淡眼冷笑的姿态。高座上的青衣教主一步步走下来,...

7 40

跳中心:《燕山亭》

诸位中秋节快乐。护法游记《我本江湖一闲人》内容解禁,很荣幸能和各位太太合作,各位太太辛苦了!檎主催辛苦!非常感谢鹊姐和阿清,比心!


护法出游路线一览:

后秦长安红楼(雪嫣)——架空汴梁(成谧)——晚明秦淮(道思作颂)——抗战时期山西 (雅歆)

蓬莱仙岛出海(乐青桐)——蜀地(谢系岭)——乡野异事(顾青州)

南方水乡(茶籽)——草原和河套平原(醉闹葡萄架)

赛博朋克(儀衡)——中土世界(蛋蛋)——流浪地球au(饭)


【流浪地球AU,后秦长安红楼。烽火西安,年少整兜鍪。赛博朋克一顾,中土世界回眸。荒然古渡,寂寥村镇,野祀惊沙鸥。汴梁风流一夕走,秦淮歌影瘦。风缱绻,雨绸...

3 51

All跳:《青龙门往事》

          1

   在江湖风雨的十年飘摇里,从孩童长成少年的他,见证过两次覆灭。

   昔年的青龙门,与如今的魔教。

   旁者想来,那该是血河横流,高墙倾颓,火光蔓延,恶鬼从地狱中爬出吞噬人世。

   可在跳跳的眼里,并不是。

   他只记得空茫茫的白,似落了两场雪,将过往割裂,将故人带远。

   那是“失去”与全然绝望的空寂。

   昨日舞金缕,而今歌白纻。

   

   他以剑拄地,抬起黑发披散下一张苍白的脸容来。

   “麒麟!”一片绝望的寂静之后是混乱,莎丽咬着唇跑...

2019.07all跳狗血元素盲猜活动文存档

和喵妹妹 @半隻妖喵 的联文,一路沙雕不回头。


【喵】


跳跳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。

他捂着自己的肚子,简直不敢相信在这里面居然住了一个小生命。而更悲惨的是,他不知道自己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。

逗逗拍拍他的肩,跟他说:“你呀一向身体不太好,这一回一人两命了,该吃好就别不吃,我给你开的安胎药我会每天送到你那里看着你喝。你放心好了,有我在,保管你生产顺利。”

“你好像不是妇科圣手啊……”跳跳撇了撇嘴,下意识怼回去打趣道。

“哦?还有心情开玩笑,不错不错。”逗逗点点头,很是欣慰的样子,“我还没问你呢,好家伙你不声不响就搞出来一个孩子,还叫我给你保密。那你自己知道怀...

5 14

2019.07all跳狗血元素盲猜活动文存档

狗血元素:欺骗

ID:成谧


“山长路远,后会有期!”

青衣金袍飒然拱手,在山雾薄岚中向一袭道袍的神医作别。

神医逗逗摇头晃脑,对于五十桶水三百斤柴凝聚出三滴药的结果表示非常满意,也拱了拱手:“兄台是条好汉,待消灭了魔教,没事干的话可来我这里做个捣药道童。”

“……”当着魔教护法的面说待消灭魔教,现任魔教护法觉得自己心很累。

跳跳摇摇晃晃地踩着斜阳影子走,他也不急,完成了少侠嘱托的任务,心里还有些畅快,走在山路上不知不觉哼起了近来在魔教盛行的小曲:“黑衣人,黑衣人……”

惊得归鸦哇哇乱叫,惊逃四散。


挡路却有一人抵御住了这魔音穿耳。

黑小虎斜倚着树干,冷笑道:“护法倒是悠闲得很哪。”

跳跳被唬了一跳...

2 16

跳跳中心:《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》4

神医诊着脉,一句疑问不自觉地带了出来:“是……魔教的人?”

“不是。”虹猫干脆利落地回话,白衣少侠的眉头紧蹙,手指不自觉握着腰间长虹的柄。

青光的叛是七剑一道无法愈合的伤,在这个问题上,七剑之首的反应尤其强烈——他人或可以用相交深浅来衡量跳跳的背叛,而他,却要对七剑兄弟、对正道兴亡负责。

他最是不能容忍一个自甘委身于魔教泥淖的叛徒。


那日,正魔两道彻底决裂,马三娘伏诛。在一地尸海狼藉里,青衣金袍的人轻笑着捡起染血的教主王冠,他姿态不羁地随手将金冠卡在发上——跳跳身上带伤,衣袂染血,脸上沾着血和灰,也不知是方才并肩抵御魔教时落下的,还是金冠染上的。

手中的长虹挽起万...

5 62
 
1 / 16

© 咕城谧 | Powered by LOFTER